八一中文网 > 西门水浒 > 第7章 一斧了账

第7章 一斧了账

推荐阅读:异界直播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综]卷毛控怎么了!网游之诡影盗贼创世纪之双鸟江湖我独行都市至尊天骄英灵君王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网游之黑暗道士

八一中文网 www.byzw.cc,最快更新西门水浒最新章节!

    时迁自投了西门庆,满心欢喜,不但有了住所,大官人还找那县城中一等伶牙利嘴的媒婆薛嫂,也就是前两日来过西门府的那位,前后花了两百余贯的财货,给这时迁介绍了一门姻缘。

    对于大官人这般看顾自己,时迁是真真感恩戴德,恨不得将其当成再生父母一般,那真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带皱下眉头的。

    不过,随着时日迁延,时迁进府也有三日光景,西门庆虽说心下烦闷,可忆及当日扈成所托,想想闲来无事,就干脆带着吴月娘一众家眷以及时迁去了城西二十余里外的丈人家,权当散心解闷。

    这西门庆的前任头脑灵活,手中但又银钱都用来打理黑白两道的生意,除了城中的一座宅邸和各色营生店铺外,竟没有购置丁点土地恒产。不得不说,对于金钱和资本的认知,这西门庆倒是远超那些只知购置田产的地主。也难怪他能够在短短十数年间,将西门家就从县内普通富户经营成为阳谷县的第一豪绅。

    吴月娘的父亲吴远是东平府厢军驻守阳谷县的营指挥使,这一营厢军在册足有五百之数,不过实际人数估计都不及三成。实际到了这北宋末年,别说是厢军,即便是驻守京师及各地要冲的禁军,那也是败坏殆尽,兵无战心,将无斗志。整个大宋,也就童贯这阉宦手下的十多万西军还能上得战阵,其余不过都是些充数罢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历史上南方摩尼教的方腊起事后,横扫十余州,朝廷最后还是调来了西军方才最终剿灭了这位“教主”。由此可见,北宋禁军厢军战力之孱弱,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吴家地有千倾,算得上阳谷一等一的大地主,在这人烟稠密,耕地稀少的京东西路,此等人家却是比比皆是。如此土地兼并,使得贫民无尺锥之地,也难怪闹得现在满地盗匪,四处强梁。

    最近几日,西门庆夜夜宿在吴月娘的房中,倒是把自己媳妇滋润的面如桃花,肤若脂滑。恰好又是初夏时节,道路两旁阡陌纵横,满眼翠绿,生机勃勃的景象让这难得出门一趟的吴月娘心情大好,在车中同时迁那位新娶的浑家相互说笑解闷。

    吴月娘也知道,对这时迁,自己家那位可是相当上心,引为心腹臂膀,自己同这时夫人多多交流,也算是帮着官人笼络手下人心。

    时迁这浑家是小门小户出身,自比不得吴月娘这类大家闺秀,同坐一车,刚开始时颇有些手足无措,倒是一旁服侍的庞春梅口舌伶俐,让其慢慢释了紧张,三个女人之间的话语方才渐渐多了起来。

    一行人马迤逦而行,上午从县城出发,路上走了差不多两个时辰,这才远远望见吴家的庄子,吴远的二子,也就是吴月娘的二兄吴达,也领着四五名庄丁迎出庄外,候在道旁。

    “妹婿一向可好,难得来庄子上,可得多呆几天,老父前两日还念叨着三妹呢!”

    之前西门庆就有所了解,自己那大舅哥平日里都在营中代父当值,难得回家,因此眼前这人自然是二舅哥吴达,因此也上前颇为亲热的同其招呼。

    吴达见妹夫如此热情,倒是有些受宠若惊。只因吴家两兄弟,长兄随父学武,这二弟却是习文,只不过屡试不中,同那吴用一般,也是个落第秀才。他老父亲在军中虽说有一定关系,可同文官一系却是毫无瓜葛,反不如西门庆这个女婿关系广博。因此往日里,这西门庆倒更像是吴达的舅哥一般。

    “听闻妹婿不日就将纳妾,那孟玉楼可是个财色兼具的妙人,妹婿端是好福气啊!”

    西门庆可没想到,自己这正牌二舅哥,一见面竟然聊的会是自己的风/流韵事,却不知道对方是投其所好,心中只是感慨这时代的风俗,同那后世相比,还真是不一般。

    不过,对那孟玉楼,现任的这位西门大官人却是毫无印象,并不想继续纠缠这个话题,因此随口将跟随在自己身旁的时迁介绍给吴达,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谈话内容。

    对于时迁这等草莽人物,吴达哪有半分兴趣,不过碍着西门庆的脸面,随意敷衍了两句。

    时迁对吴达也没丁点好感,只是随在西门庆马旁,待行至庄口时,却突然止住脚步,顺带着一把拽停了西门庆的坐骑。

    “大官人看那人!”

    顺着时迁所指的方向,只见一身高足有一米九左右的精壮大汉,赤着上身,挥舞着一柄柴斧,正在庄口外的晒谷场上劈柴。

    如此身形高大的人物,在这北宋可绝不多见,那一身在阳光照射下不停鼓动曲张的结实肌肉,足以让人感受到内蕴的惊人力量。

    “这人是谁?”

    时迁在江湖上也是厮混许久的人物,眼光老辣非常,西门庆不由问了一句。

    “那厮是个吃货,好像是姓卞,刚来庄子没几天,应该是家乡闹饥荒,从河北那边逃难来的。虽说一膀子气力,能顶半头牛,可吃的也多,一餐能有四五人的食量!”

    吴达话中提到一个“卞”字,西门庆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不禁想起了《水浒传》中的一个人物,同样是河北人氏。

    西门庆心下也不能确定两者是否是同一人,因此同身边吴达道:“劳烦二舅哥先接了家眷去庄上安置,我同时迁过去看看。”

    见西门庆语气坚决,吴达也没甚说的,只是心里好奇一个穷庄户有什么好瞧的。

    且说西门庆同时迁来到晒谷场上,那卞姓汉子也不搭理二人,只顾做自己的活计,倒是时迁上前在那劈好的柴火中翻腾了几下,最终提溜了两块交到西门庆手上。

    “大官人您瞧,这汉子手起斧落,木柴的剖面干净利落,更为难得是,普通人劈柴,都是顺着木纹顺势而为,至少省了七八分力,可这汉子,却是囫囵做事,不管不顾都是一斧了账。”

    怕西门庆看不明白其中的道道,时迁在一旁细细讲解道,“若无差错,此人不但力量惊人,在这斧上的造诣怕也是极为精深。”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本站推荐:废柴逆袭之风啸九天舟神,你家中单又又又又超神了!纵猎天下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敛财人生[综]联盟之魔王系统[综]成壕之路网游之锦衣卫绝顶枪王恶魔囚笼

西门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一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言东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东楼并收藏西门水浒最新章节